胡律师:13306647218

反向尽调什么意思?面对尽调

时间:2021-07-23 18:15:01

进入正式调解进程后,PE看起来打了一场非常大的仗。 从人员组成来说,有聘用自己的调解小组、外聘审计师小组、律师小组,有些是外聘行业咨询公司、技术咨询顾问,甚至是私家侦探调查企业家背景。

调查的范围从公司的财务、法律、业务、行业、团队等等,基本上全面覆盖。调查的方法分为内部调查和外部调查,有各种采访、求证、调查等。

总之,就是翻天覆地。 PE投资机构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、时间和精力做这件事? 主要是因为PE必须向企业投入真正的金银,所以没有注意到有什么风险,把钱泼了出去。 发现风险后决定承担,但最后失败的是判断和能力问题,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原谅的; 没有意识到风险而胡乱冒险,最后失败了,这是没有履行职责和责任的问题,是不能接受的。

面对尽调,企业如何对PE机构反向调查?

PE对企业进行尽调,其实PE自身也会被别人尽调的,通常是被PE基金的投资人(俗称“LP”)尽调。

但是,目前我国许多人民币基金的国内LP不进行这样的调整。 由于他们缺乏这种专业知识,目前市场上几乎找不到像这样协调PE基金管理者(俗称“GP”)的第三方服务机构。 但是,如果要在国外拿到成熟的LP的钱,或者要得到国内少数专业LP (例如社保基金、苏州创投母基金等)的认可,就需要调整这个关闭来度过。 虽然LP在GP方面的努力有专门的途径和方法,但本文省略说明。

这里讨论对PE的另一类尽调,就是“需融资企业对PE机构的反向尽调”。

为什么要尽调

企业在PE机构的投资以前是不可能的。 因为以前基本上是买方市场。 也就是说,募集资金的人是寻求投资的人,只要能把钱投给你就行了。 另外,也可以投资给我吗?

但是,这几年中国的PE井喷式发展,雨后春笋般冒出了上千家PE,谈判地位也悄然发生了变化,PE投资成为卖方市场。

但是,许多企业家没有掌握自己的谈判优势,一味注重价格、决策速度等,没有花时间选择专业、适合自己、能带来真正价值的投资者。

谁给的价格高,决策快,一目了然,但哪个PE更适合专业、有价值的PE,需要花时间、人工、寻找渠道、用方法调查了解。 这就是企业家致力于PE的事情。

面对尽调,企业如何对PE机构反向调查?

在中国短期内出现的PE大军中,混杂着更多的鱼目,甚至是“李鬼”式的PE,所以企业对PE的努力在中国尤为重要。

业界许多“突然”型PE和“李鬼”型PE,都是针对一些企业家只看价格和决策速度的弱点,突然欺骗了这些本来就很好的企业的例子,因为高价格、决策速度快的PE缺乏专业性、没有风险意识,最后公布了企业和账本的例子。

因此,引进投资者就像结婚一样,感觉当然重要,但充分理解更重要。 那么,作为需要融资的企业,主要应该了解投资机构的哪些呢? 应该通过什么方法和渠道了解可靠的信息呢?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,需要准备多少时间和资源呢?

调查PE什么

首先,调查什么是最重要的。 就调谐内容而言,企业对PE的调谐和对LP对PE的调谐还是有区别的。 3358www.sogou.com,LP最关心的是这家PE是否有稳定团队和核心优势从而能长期赚钱因此,企业需要主要以而企业更关心的应该是这家PE是否更容易相处和更能给企业带来价值。为对象

1 .背景面

PE机构的背景面、价值面和行为面进行了解。

其实基本面中,特别是那些变化中,也大致了解了这个PE的价值方面和行为方面。 目前公司在国内a股上市,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申请人股东的考核很严格,经常要求披露PE基金的最高层股东。 这其实是PE基本面的东西。 融资时PE的调整可以帮助企业尽早准备这些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披露要求。

2 .价值方面

就是PE基金(或基金管理公司)是何时、何地、由哪些人成立的?从成立到现在经历了哪些变化?投过哪些企业?这些企业从资本进入到现在都经历了哪些变化?

创业者看看合伙人团队的数量和投资管理的企业数量是否一致? 虽然也有大型基金,但合作伙伴队伍中没有几个。 平均来说,各合作伙伴必须管理数十家已投资的企业,并投资新项目。 不管他们有多少人脉资源,有经验,有能力,什么都帮不了。 因为没有时间。

3 .行为方面

主要是了解这家PE能带来哪方面的价值:是管理方面的,还是业务方面的?还是上市运作方面的?要有实例,而不是光凭嘴说。特别要注意的是,一家基金的价值最主要来自合伙人团队。

因为,从引入新股东到最后上市到新股东退出,往往需要好几年的时间。 在这几年里,如果大家不和,或者对方任性,或者强势,就会产生很多矛盾,创业者最后只能妥协,或者永远吵架。 其中也有出现在法庭上,双方由亲戚变成敌人,影响企业的连续经营,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。 这样的资本,不管有多少价值,还是不要的好。

面对尽调,企业如何对PE机构反向调查?

就是了解这家PE在投资方面的做事方式:是控制欲较强的,还是撒手不管的?是勇于面对困难、共渡难关型的,还是好日子好过、坏日子就吵型的?行为面往往是企业家忽视的一个方面,但恰恰很重要。

如果有方向的话,如何进行这样的尽职调查呢? 并不困难。 首先,在通过什么途径调查PE?上,企业应该在哪里寻找这样的路线呢?企业家可以向PE学习,把你想要了解的东西也列一个问题清单,先让PE自己来回答,然后再根据需要,针对其中部分问题,企业自己再去找相应的渠道来核实。

对PE尽调的渠道主要分为公开渠道和非公开渠道。

公开渠道主要有政府管理部门、网络、媒体、各种行业协会等。任何PE基金都必须在工商局注册,所以5亿以上的基金还必须向发改委备案。 工商局和发改委基本上可以调查这些PE背景方面的东西,基本上可以过滤很多假PE和突然的PE。

政府管理部门主要是工商局和发改委,

行业协会里也可以了解到一点信息,但注意一点不要以这家PE是否是会长单位、副会长单位、理事单位等名头来判别他们的实力或好坏,因为这些名头也是可以通过多交纳一点会费来获得。

这些在非公开渠道上列出的机构或个人应该是了解PE实际情况的最佳渠道,因为他们有PE和实际案例研究。 困难的是,普通企业家很难进入这种非公开渠道。

比较容易找到的是包括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在内的PE合伙人,应该可以从他们那里大致了解到PE行为方面的信息。 如果能找到PE的投资企业是最好的,应该可以从他们那里了解到PE的价值和行动方面的初级信息。

面对尽调,企业如何对PE机构反向调查?

非公开渠道主要是PE的投资人、曾投资企业、合作伙伴等。

忽悠式PE“试金石”一些聪明的企业家早做准备,早一年接触了解PE这个行业,混个PE圈交个PE朋友。 那样的企业可以选择真正适合自己的PE。

企业选PE,并不一定选最大的,也不一定选最有名的,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 先搞清楚自己在追求什么,再去找真正满足自己需求的PE。 除了钱,还有很多东西。

关于开始PE尽调的时机,并不是一定要在和PE正式谈融资了才开始。

被投资和投资,买股票和卖股票本来就是平等的你的愿望,为了彼此和谐。 所以,企业家们可以一边接受PE对自己的同步,一边大胆地向PE提出逆同步的要求。